放弃考大学而去读神学的中国以巴弗!

牧者呼声2020-06-24 11:03:00

以马内利 欢迎关注


中国的以巴弗


编辑:微仆   | 图: networkt

来源:网络

牧者呼声 免费福音平台


吴维僔,1926年4月出生于浙江东阳,清末名臣袁昶的外孙。出生时,母亲为他取名“以巴弗”.“以巴弗”是一世纪在歌罗西(今土耳其境内)教会中的一个基督徒,曾与保罗同坐过监,在监中为教会迫切祷告。吴维自从入监后,就特别喜爱用这个名字(内含犯人身份之意),他希望自己也能做一个中国的以巴弗。1941年,吴维信主,1946年放弃考大学,进入上海中华神学院就读,1949年初毕业,在上海守真堂做实习传道。1949年10月至1957年,在上海守真中学与同济中学当教师。

 


 


1957年,吴维僔与一个天津女基督徒结婚,调到天津46中学任物理教师。因坚持阅读圣经,被认为搞宗教迷信,被下放到郊区劳动。1961年回校,不允许讲课,任实验室试验员。1964年,全国搞“四清运动”,因为他为人施洗,写“主内交通”文字寄往各地,他写信给一位年轻人,鼓励他:“你既然已经信了主,作了基督徒,就应该公开承认主的名,退出G青团,走主的路。”这个年轻人退团事件,引起了有关部门对吴维僔更加注意。 7月30日,吴维僔被传讯,那时正值暑天,他短装光脚穿着塑料凉鞋,随手拿起一个毛线背心。他没有时间跟妻子多说话,只与她握了握手,对她说出了最重要的两个字:“靠主”

 

审讯期间,吴维僔坚持“不回答,不交代,不认罪,不悔改”,后被正式逮捕。1967年2月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押往宁夏劳动改造,妻子后来与他离婚。他收到判决书后,心中非常平安,充满感谢,立刻想到:“仆人决不能大过主人。我的主耶稣,从父手中领受并喝尽的苦杯,是死刑,而不是无期,而且是钉十字架,是最耻辱、最残酷、最痛苦的死刑;父神给我喝的杯,不知轻了多少倍,还存留我一条命,身体至今还健康。主受十字架死刑时,尚且是心悦诚服地领受,我才是无期徒刑,为什么不能也同主一样心悦诚服、从父领受呢?主说过: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马可福音10:39),今天父神既然怜悯了我,给了我这个杯,我就应当把父神所给的杯喝尽,无期到底。”



在监狱里,吴维僔始终坚持信仰,拒绝思想改造,始终坚持饭前感恩祷告。有一次,监狱队长向他宣布:“你要吃饭,就不准向你的上帝祷告谢恩,你要向你的上帝祷告谢恩,就不准吃饭。犯人的饭是Z府给的,是Z府养活犯人,不是你的上帝养活犯人”。吴维僔说:“神若不创造世界,不托住万有,这些东西就都不存在,或不起作用,归根到底、是神在养活我们。Z府不准我吃饭,那我就不吃了。”吴维僔连续7天不吃饭,监狱队长又说他想绝食自杀,威胁Z府。后来,他被带到一个空室,几个武警反拧了他的手臂,按着他的头,把一个铁器塞进他的口中,强行插下胃管,把牛奶灌进他的胃里。灌完后,胶管一抽去,铁器一取出,吴维僔站起来说:“感谢神用这样的办法来养活我!”



1981年春季,宁夏高等F院重新裁定,认为吴维僔“确已悔改”,将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20年(1967年-1987年)。当时,吴维僔拿着裁定书,心潮不住地翻腾,“主啊,救我。”他立即动手向F院写了份呈文,告知他们这个裁定错了,他说,“入监以来,我拒绝写每一次改造总结或小结、学习时拒绝发言、讨论时拒绝表态、不唱G命歌、不喊万岁……,把我的死不悔改,颠倒成确实悔改了呢?在我作为基督徒,主带领我进监,交给我不交代、不认罪、不悔改的见证任务,我完成了吗?F院今天给我的减刑和六年后给我的自由,不是白送的,是我拿确实悔改去换取来的,干净吗?圣洁吗?悔改是把主过去交托我要我作的事都当作罪行,那是污辱主、是敌挡神。院污辱神,是它的本性,与我无关;但我岂能跟F院一起弄虚作假,一起污辱主,享受这个用悔改换来的肮脏减刑和自由吗?……很明显,这个带着悔改条件的减刑和自由是污秽、有毒之物,不亚于夏娃吃下去的那个可爱的果子!撒旦,退去吧!不要你的礼物,不享受你所给肮脏有毒的“自由”!继续把父所赐我的杯——无期徒刑——喝下去,直到喝完最后一口!……”



 1987年5月28日,吴维僔被迫出狱。当日,他写了《出监日呈文》,致信给宁夏自治区高级人民F院,郑重申明自己没有“悔改”的事实。后在银川监狱附近住下,坚持做一个“监狱墙外的无期犯人”。2002年12月21日上午,在监狱附近一间简陋的住所内独自安祥离世。


2018年6月22日


若你受益,请转发给身边的人

Copyright © 云南橡胶材料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