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神殿】七舅姥爷(丁丁)延长设备使用心得

器界暴风2021-04-04 12:20:07

摘要:出于过剩的好奇心和完全没饱和的工作量,我使用了(看上去非常像刑♂具的)七舅姥爷延长设备,完成了整个疗程。好消息是,这玩意不是完全没用,真的变长了一点点而且在我拖延了这么久才完稿的现在也没有缩回去呢;坏消息是,并没有什么大变化,过程相当辛苦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我的结论是除非你对自己的长度感到非常绝望,为了延长哪怕一毫米也愿意付出血的代价,那可以一试,否则的话还不如把这钱和意志力用来健身。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遥远的我还可打打魔兽写写稿的宇宙。有一天,果壳网推了篇文章叫《不够长?使劲抻!》,提高了一种受循证医学证据支持的非手术七舅姥爷延长设备。哦?虽然证据并不强,但这已经挺少见的了,于是我顺着线索翻了几篇发表的相关文章,基本上都是“我们抓来几个被试,折腾了一番发现真有用,而且被试表示完全可以耐受,没问题哟!”这么棒?我不信,我要弄个来玩一玩。

出于一些大家都懂的原因,某个两腿之间能大能小能屈能伸器官的名字,都以【七舅姥爷】代替

于是托正好从美帝归国的友人带了一套,130美元。顺便说一句,淘宝爆款有类似的产品只要50人民币,但零部件的毛刺都没除干净。考虑到完成疗程七舅姥爷需要和设备亲密接触一年,我觉得还是信仰充值一下比较好。——是的,我特地买了俩比着看差别。

1.资料与方法

1.1 使用基本要点

这玩意基本上长这样

延长器的使用方法很简洁:1、选择合适的螺杆并套上延长器;2.揪住头部拉长七舅姥爷;3、扣紧固定装置,内置的弹簧会持续施加(起码一斤的)拉力;4、每天起码4小时最好8小时,坚持六个月以上,just enjoy it。

是的,使用者统统都是拉鸡

虽然器具上带有调节拉力用的螺栓,但使用频率并不高,所以并没有太多夹住毛的顾虑,没有特地为这个“理发”的必要。而且说实话,和使用本身带来的痛楚相比,意外拔根毛根本不算什么。

只要不是生活在天体沙滩,宽松衣物就是必须的——在下文中你会看到必要性——就算不为容下这截异物,保持空气流通降低局部温度和湿度,对蛋蛋健康也是极好的。

1.2 使用时间与场景

文献和说明书都提示每天4小时起步12小时也没问题,但睡觉时用恐怕不是个好主意。一来睡梦中(如果你能睡着的话)没法时时观察使用状态确保安全。二来,睡眠中不自主的勃起容易撑开固定用的胶棒,导致装置松动而失去应有的效果。我在午睡时反复试过,即使只是打盹也没有成功维持的纪录。

七舅姥爷受大脑的高级勃起中枢和骶髓的低级中枢共同支配。人醒着时七舅姥爷没受刺激的常态是细细软软的,可以任你拉长固定,那是因为我们清醒的大脑会自动发布抑制性信号,不让它抬头以避免麻烦(bytheway抑制信号过头的就是心因性勃起功能障碍了)。在高级中枢休眠的时候,不睡觉的低级中枢就会接过指挥权,时不时的发布启动信号,于是状态健康的七舅姥爷(比如我的)在睡眠中会随着神经冲动重复几次充血再消退的过程。这也是评价勃起功能的参数之一。

于是剩下的就只有白天清醒的时间,上班时间了。好消息是,我在医院做一份坐下干活就半天不用挪窝的活儿糊口,那一阵的工作量还不高,几乎可以按照(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只是墙上装饰品的)相关规定体面地工作,能在工作间歇喝水上厕所(甚至摸鱼把活儿甩锅给同事),这让我有机会不时检查状态以防不测。

医院提供的最重要优势是身经百战的,什么样Excited蠢货没有见过的泌尿外科医生和手术室就在楼上。我没有一开始就钦定会出事的意思,但万一实验有了偏差,起码抢救还是可以按照基本法来的。

2.过程

2.1 疼痛

“会不会痛?”“会有多痛?”大概是所有人见到这玩意是都会有的疑问,为了完整的感知,我在整个疗程中一颗止疼片都没吃过。我的答案,“是的,很痛。”,但很显然,坚持下来不是办不到的。

2.1.1 摩擦

装置在一般角度时,顶在最前面的是七舅姥爷头部。无论默认状态下七舅姥爷头部是不是暴露在外,强行接受和裤子猛烈摩擦都是非常糟糕的体验。对一部分包皮比较长的男同胞,这基本上就是你第一次把七舅姥爷头从包皮里翻出来以后的感受,对剩下的人,这种体验大致像眼皮的内侧发炎长了结节,你只要有毫厘的运动,敏感脆弱的器官表面就会感到强烈的不适,伴随着疼、痒你还没法伸手去挠,令人无比烦躁。

在这里插一段是考验一下“小编”、“笔者”们是不是细心——万一我被抄袭了,你们一定会截掉我的名字,但我不想催我写稿帮我改稿的果壳网朋友们的智力劳动一并被抹掉。孙子们复制黏贴的时候一定要认真哦~

不过人类是种坚韧的生物适应力也强,没两天工夫,我的触觉接受了这个新的摩擦强度作为七舅姥爷默认的水平,不再有什么特别的不适感了。

2.1.2 固定&拉伸

从原理上来说,延长装置就是靠乳胶棒/乳胶带把七舅姥爷头部牢牢绑在装置一头,然后把装置另一头顶在骨盆上施加拉力的。固定和拉伸的疼痛基本上形影不离我就放在一起说了。

由于七舅姥爷本身就能伸能缩,所以拉伸带来的疼痛感觉上是个指数曲线。在拉力不高,刚刚克服软组织弹性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痛感,随着拉力增大会快速增加。对疼痛的感知是身体保护自己的方式,用来感受组织牵张带来不适的感受,和固定束具压迫带来的疼痛刺激的感受并不相同(你可以吸足了气再闭嘴鼓腮帮子,用面颊体会一下),还是挺容易从痛觉中区分出来的。在拉力中低的情况下,牵拉带来的疼痛烈度都远不及马上要说的压迫疼痛,所以我一般都会忽略它。

大家想必都有过赤手提一塑料袋重物的经历,对“绳子深深陷进肉里”的疼痛有概念,现在想想一下塑料袋拴在别的什么地方……这大致就是我那一年的感受,烈度大概在脚踝膝盖等大关节扭伤到食物中毒肠绞痛之间,属于比较“钝”的疼痛,我的头几天会有点龇牙,然后慢慢地耐受了这个疼痛水平(比起在院方和患者之间受夹板气带着关节劳损超负荷工作来,这点压迫痛苦算个球)。为了在不断增加拉力的同时保持足够的固定,必须绑得足够结实,然而又不能勒得太死——七舅姥爷毕竟是个活物也要血液循环的,如果压迫血管太甚会导致缺血坏死,那麻烦可就大了。

在文献的案例报道和外科实习当中,我见过不少玩脱了七舅姥爷缺血的。视病因和病情不同,治疗方式也会变,但少不了拿粗壮的一号注射器针头去扎七舅姥爷进行诊断或者治疗,想想就要命啊这个。要是缺血缺氧严重组织坏死不可避免,为了保护还没死的身体不受组织坏死产物的毒害,就会进入最恶劣的剧本也就是七舅姥爷切除。因此出于安全起见,自我检查和诊断,有一个紧急松解对七舅姥爷的约束恢复血流通畅等风险防控手段很重要。

我在寻找疼痛和安全之间的平衡中耗费了不少时间,最后稳定在大致一小时左右,我会在基础疼痛上感受到更锐利带有血管搏动感的新痛感,并不断加强,在1.5到2小时左右到达我能面不改色地忍耐的极限,这时可以观察到七舅姥爷头部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青紫,皮肤温度低于七舅姥爷体部,还是出现了循环不畅的症状。幸好工作量不高,我就算不摸鱼也每半小时就能跑开喝口水透个气,所以有的是机会松开恢复血液的顺畅供应。顺便说一句,这样压迫一段时间之后触觉会相当过敏,松解动作也要轻柔缓慢,我曾经出过捆好的乳胶棒从固定槽滑脱的事故,意外突然松脱带来的痛楚,怎么说呢,像被人直接一脚踹在小腹一样。

我竟然忍下来了。

2.1.3 压力

持续的慢性疼痛会积累情绪和激素方面的压力(这一点女同胞的体会可能更多一些),但长期都保持在烦躁状态不是我的风格,所以我迅速成了ShaunT的粉丝,每天蹦跶insanity健身操,通过一次又一次累趴在地上然后捶地狂暴地跳起来继续和自己过不去来释放累积起来的攻击性,效果拔群。

2.2 Under cover

除了少部分神奇的公司比如某G字头网络企业——他们的员工听到这种玩意通常会做出“写一篇吧写一篇吧”、“你这个实验设计不合理啊,应该加上ABCDEFG”、“哎我说你知道吗,我前几天看到H公司开发了更狠的产品发在J文献上了你要不要试试?”之类的反应——一般来说,明着使用七舅姥爷延长设备这种事总意味着麻烦和异样的眼光,所以我们得偷偷地来。设备生产商大概也想到了这一出,多少都会提到使用便利又隐蔽云云。我用下来表示,【此处应有翻译腔】好吧,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 /耸肩

2.2.1 被动隐蔽性

装置按在身上后仰角可调,范围大致是15°~180°,可以自由选择。出于测试“最糟状况”以及个人使用习惯等原因,我选择的是仰角80°~90°左右,基本上垂直于人体中轴线。这样一来的后果是字面意义上“显然”的,螺栓和弹簧固定的不锈钢框架不会迫于压力折弯不会贴着裤子偏转更不会因为中枢神经系统日常的抑制信号保持软趴趴的姿态,它只会强硬地把束缚它的衣物统统顶起来撑起一片草原上不落的帐篷,比自然形成的任何状态都要突兀。

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这也是我在一开始就建议裤子尽量宽松的原因,紧身带来的惊悚视觉效果还在其次,主要是挤压的力会通过设备的刚性骨架直接传递到抵着骨盆的接触面上,角度恰当的话,和赤脚低速踩在乐高上没多大差别。不过我在中后期通过拆解另一个(还在犯懒癌没写的)故事里的装置,通过添加合适的衬垫解决了这个问题。

2.2.2 小偷的自我修养

回避疼痛是人的本能。在一条腿受伤的时候,哪怕并不怎么严重,我们也会自然而然地用一瘸一拐的方式行走以较少对伤腿的刺激,于是问题就来了,当你两腿之间撑着个铁疙瘩,每走一步都会拉扯摩擦带来难以名状的痛楚时,你的步态肯定会有一定程度改变,降低隐蔽性的。

我在一开始体会到疼痛之后颇为这个事挠了一番头,然后看到了个新闻,《小偷盗窃有新招 奶粉夹在裤裆里面偷出超市》。唔……有意思。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小偷的成功经验,胆大心细若无其事,足够宽松的裤子和坚持某个固定步态不放松。于是就尝试着做贼而不心虚咯,结果事情并没有想的那么难,人类很坚韧,我很快修正出了一个新的步态来适应新生活。当然,负责告诉大脑“我的手在哪里,转身会不会打到旁边的东西”的本体知觉适应新体态需要的时间似乎比较长,我不止一次在转身的时候算错了身体和桌子的距离,胯前的凸起把桌边杯子给扫了下来,人高腿长也不总是好事啊。

玩上了小偷的自我修养这一套之后,感觉看世界的眼光都不一样了呢——大家都很忙的,除了反扒的警察根本没人会关注身边走过的人有什么异常,只要你自己保持淡定不要做贼心虚,别说支架了,奶粉罐都能带着到处走。

呃,超市的老板请放心,我不会去偷你们奶粉的。

工作场合难度低得简直没有,窝在工位上一动不动,只要手还在干活没停下,肩膀上有没有头都没人管别说其他的了。那么别的场合呢?几乎所有的产品说明都提到“日常没问题”,那打球行不行逛街行不行?于是趁和友人一块儿奔上海市的中心逛展览实地测试一下咯,同样是参照小偷配置,友人担起了察言观色的托儿角色。

情况看起来似乎不对我似乎暴露了?就算不看恐怖片也看过三国吧,心里发虚的时候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诸葛亮在城楼上唱K也会觉得城里有大象的。不管如何,践行即使被抓了现行也死不认账的小偷自我修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坦荡地走过就好。尽管,有时候,我会发现,恩,迎面而来那妹子眼光的确有点直愣愣。但,我是个能戴着Doge头套上街买菜的货,这种目光胡cares啊。

大城市商圈里的人身经百战什么没有见过,你扮成奥巴马都当你是来给金坷垃打广告的,别说一个衣着宽松大摇大摆的路人了,我和友人愉快地四处吃喝购物逛展览全无问题。然而,商场和展览中心厕所配置不合理标示不明确还是带来了一点麻烦的,毕竟是戴着到处走,迈步的牵拉挪动又是会让器械松脱或是移位,上厕所去调整一下是必要的,不能及时找到就会有点麻烦。我就碰上了裹挟在展览人流里找不着北,装置又杵得不太对的情况,幸好本来就是个蛇精病展览,奇怪就奇怪一点,了不起被当行为艺术嘛。

3.结果

周径始终没有增加,未拉伸长度增加得不明显,拉伸长度和充血后长度在前三个月几乎没有可见的变化,在我变懒成从六天一量改成六个月一量之后,在疗程终点时增加了10±2mm左右。而且拖延了这么久才完稿(是的我拖起稿来以年计),也没有要缩回去的意思。

至于实战效果……我也想搞随机双盲大样本来着,可这样淫乱似乎是要被朝阳区人民群众弄进去的……于是就算了。

呵呵,就是没图,你咬我呀~

4.讨论

从美国人的亚马逊到中国人的淘宝,五花八门的七舅姥爷增大产品销量还很不错,透露出“七舅姥爷总是不够大”的迷思。要知道,医学上“短七舅姥爷”的定义是普通状态小于4厘米拉长了小于7厘米,就算是在中国,能有多少人短于这个尺寸啊?当然这事儿得另起一篇文章来说,我这里只是感慨一下闹这神神叨叨的玩意儿究竟图个啥。

这个牵拉用的装置,医学上是用来帮助正经的短七舅姥爷没法完成性交,或是得了七舅姥爷硬结症勃起功能都出问题的倒霉同胞,虽然文献上也说了正常人用也没啥大碍,然而用长期大量的苦楚换一两公分的增长比起一副训练堆积出的身体素质,那个更有价值?各位有性伴侣的男同胞不妨去问问,至于没有的……你们不觉得应该先找男/女朋友比较要紧吗?

哦对了,向想增大又不想吃苦的朋友推荐一种五块钱就能办到的无痛速效无后遗症的七舅姥爷增大装备

五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五块钱你买不了上当

致谢(按照某种神秘的顺序排列):

远涉重洋的Cheyenne和想爷;御用插画师碎碎;帮忙纪录的女王C罩杯;撬边当托打掩护的Sab;提供修改意见的庄大彪和陈小蒙;挖坑的大D催稿的窗;以及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协助者A某B某C某,在漫长的光怪陆离的蛋疼的一年多里,多谢各位的帮忙我才能最终写成这篇。

来自十五言写作平台,原文地址:http://15yan.guokr.com/story/bj18723JNZN/

作者:政委祖尔阿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云南橡胶材料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