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前线 · 同题or题图】人气榜终评卷(上)

余无病2020-10-17 12:00:58



实力榜已经公布了。各奖项花落谁家你看了吗?如果还没看,左下角的“阅读原文”有直通车。

奖品将会和人气榜奖品一同寄出。请实力榜获实物奖的各位把地址私信给方渔。

而入围终评的诗人,如果你还未进“第一谈诗歌频道”的微信群,请联系beed003。

获得“游小肆喜爱诗作”的余孟秋,以及获得“苏苏喜爱诗作”的雨落空城,同样请联系beed003。在人气榜终评卷结束之前(如逾期“游小肆喜爱诗作”红包将失效)。

人气榜终评卷(上)将于2016年5月12日0点失效,人气榜终评卷(下)则将于2016年5月13日0点失效。如果其中有你喜欢的诗作,为它投上一票吧。

投票需关注谈叔哟。页末的二维码可以帮助你快速关注。

人气榜终评卷(上)、人气榜终评卷(下)中,所获得票数共同列入统计。


谈是第一谈的谈


V101.折皱

by小林


如迷失的山路,纵横交错

镶嵌岁月的斑驳的痕迹

而笑靥,种满旧时光的花开

母亲,折皱里堆积着我的火热青春


三千华发瘦,八里山路黄

怎么似远隔千山万水般的不可及,不可触碰

夜夜涨满窗的捂心疼


一趟趟的山长水远,只为一顿唠叨

只为抚摸一下你,阡陌纵横的手上长长的稻穗

只为你茶花绽放的微笑


今夜,月凉如水

满城风花雪月,灯火阑珊

挥之不去的落日愁

依然是远方的一盏孤灯

几点萤火……



V102.远空(题图二)

by大四


那贩卖的光倒在阶梯上,阶梯上黑色的青苔

扶手有孤独的皮肤,光有弧度

云是那孤傲的苍穹的内脏,他始终没有忘记


停一停看一看那些风景。

帽子遮住了耳朵,如同黑夜遮住了太阳

今天他又走了无数步,流下了无数的汗

他一一折叠


他离那湖泊越来越远

“他南方的诗人,他爱湖泊

所以他离开时

都是水”

包括迷人的泪水,包括还没有学会走路的泪水

包括还会记忆的泪水



V103.远方(题图一)

by青山不倒


钟声已敲响多年

路在脚下

我只能看见你前行的背影

也许你目光坚毅

也许你行囊中装着地图,书,刀子

也许你身体里蕴藏着太阳,月亮的能量

而我,行囊空空

两边是深渊

我身后的呐喊声,不绝于耳

我的手,是我的上帝

我的脚,是我的马车


天梯,黑暗中唯一的通道


远方啊,远方

高处啊,高处



V104.折皱

by秋水


天气转暖。妻子将洗干净的棉衣

装进透明塑料袋,用胶带封好。

我搬张椅子,将它们放进衣柜上面的储藏柜里

看见角落里有几本日记本。想起多年前的事情:

喝酒撒野啊!和女孩搭讪啊!总是飞不起来的翅膀啊!

有些人,有些事,我已经记不清了,

就像放在老家旧木箱子里的

那些日记本,书信和照片。

因为霉湿变得模糊,慢慢找不到了。

这剩下的几本,我想过一页一页撕下来,或者烧掉

但是我没有。它们安静地坐在尘埃里,替我折叠着少年时的梦。



V105.折皱

by唐丝宋瓷


父亲用锄头

犁出,无数条长长的小沟

土地就有了折皱


播完种,覆盖平整

长出的庄稼

一排排,成了另一种折皱


岁月用同样的手段

在父亲光滑的额头上刻下

一道道折皱


所不同的是,岁月

用遍所有的方法

平整不了父亲额上的折皱



V106.折皱

by欧阳福荣


从前的雨,今夜骤下

得俯身细看庭前一些野草闲花

剪月光,修祖屋

雨一直下,怎回家?

小村、小村的,见字如面

笔锋落,潋江河倒退八百年

往右追了追京九路上的假装枕木

诗经、圣经、古兰经一字排开在缓冲区匝道边

田溪麦鹅杨村,荒原流水白云

一别二十载,南部温度借用哪吒的风火轮

切一段寂寥,书孤独

对开,应是孙行者,抑或者行孙

落笔,停低处,填上丘陵

一个少年走来,牵着西风远行

西游西山西路,淋了雨

少年已多年不提及那一句:家和万事兴

风吹河水碧波荡漾,两岸柳丝很美

哎,雨沿着屋脊向房檐退飞

椽子木旧,挑过釉千年黄泥新土

一片儿沟瓦红,一片儿池瓦黑

扶一坨儿烂泥上了墙头,孙先生悟空

好事儿。人民与人们多云梦。

少年以指寸量了量自身的血流与江河的水流

一半儿汗留与车间,一半儿泪送与风中

胡椒儿下气温中去痰

假苏儿夺血劳虚汗

俗世里宜多取本草纲目

前尘追一追,往事退一退。笔落处,顺字祝安

嗨,江河日下

茕茕孑立的少年,并不想其它

轻轻地提了提稻田,提了提天下父母

哦嗬,扎得三炷焚香,入夜画 



V107.折皱

by扶摇


这些年

我把心事压缩了再压缩

藏在带折皱的衣服里

再交给母亲

这多像多年以前

我把血肉拆解

将肋骨移交到她的子宫

取暖



V108.向佛(题图二)

by文杰


菩提本无根,是不是长在墙上

小时候,一做错事

父亲就叫我面壁


没见过佛,老方丈

目落五根手指,才念到佛

五根手指立起来是掌

朝我虽然很钝


叫我施主,我说我姓文

他才肯放下,转身离去

后来,一旦受挫、辗转无眠

之后的梦乡,便要灵魂出窍


老方丈还叫我施主,声音幽灵

萦绕,如静在墙壁上慢慢长芽

佛光普照的,不像雨露

只有一个汉字坐得高深

好久没读出来



V109.褶皱

by施丽琴


她拿折扇的手有着古老方式

比兰花指翘得低,却把头抬得高高的

咿咿呀呀,咿咿呀呀


那是母亲打开扇面飞出去的喜鹊

翻个身,飘落满地花瓣


呼啦啦,呼啦啦。木棉树上谁在煽风点火

烧完裙子,烧焦一把骨架子


抠出年青眼窝,捋平经年的褶皱

桃花扇完成合拢任务。她噼啪噼啪

就用拇指打响无名指中指食指


哦,母亲一手的老茧脱落得如此彻底

却生生操劳出一条条鱼尾纹



V110.有道同车(题图一)

by喻剑平


去复旦培训的政协委员

在时速三百公里的高铁上

六十人 五十九双眼睛

在看风景 还有一双

半睁半闭  在看我们


这双来自麓山之巅云麓宫

由泉水洗过 被白云擦过

俯视过多少红尘的法眼

属于一个叫马道长的住持


有道同车  让我突发奇想

出世入世  两条人生之道

在高铁上如此际遇

是一个多么有意义的场景

道不同  亦可相谋

马道长同学在高铁上给我

上了一课 叫殊途同归



V111.折皱

by远在远方


——让我们将世界叠放于眼中

你看那天边,红色的落日

黑魆魆的山岭……

半边,飞腾着霞雾

半边,海水堆积冰霰


陡峭的山脊突兀

悠长的溪河,见证着大地的

挣扎与梦呓


一行黑色的鸟儿,消失于天际

此刻,它们已被折入遥远的地平线

而那些不安的尖叫,依然

留存于空中


沥雨过后,担山的老人

颤抖得像一片斑驳的叶子

夕阳中慢慢弯折下腰身


他的眼神,如山脚下的湖水     

浑浊、宁静,困顿中已激不起

一息波澜



V112.折皱

by陇淳


有一次光也崩塌下来


拱与槽。之间。火鸡蜥蜴

的壮观山地


有一次光在翻腾的火鸡蜥蜴颈部折返

大肆回归


有一次额前,赭褐女性深垂的


而并非女性化元素的河

而河流的美学阶地


拿腿圈住了气力

有一次,光在发卡上紧一紧


右耳膜里有了几条精致优雅的褶皱



V113.折皱

by王建峰


银杏树光秃的枝头上

两只麻雀在叽叽喳喳着

它们一会儿对视着

低浅的叫。一会儿又

朝向天空零星飘落的雪花

高声的叫——


就这样,声波

一圈连着一圈,像时间的褶皱

依序扩散着——

在悲喜的河面,隆起,落下

又隆起——

不会带走一个词

一段旧事也不会带走。


我在午后阳台的窗玻璃前

想起了母亲细数的

小巷里五个老邻居的离世。

宛如此刻,一圈一圈记忆的褶皱

从我体内

步入中年的苍茫——



V114.折皱

by江晓川


抚平弯弯曲曲的肠子

山路那头,一定有人翘首以盼

                —— 致矿难者


是时候拿出来晒一晒了

旧衣服,未出世的婴儿

新的欢笑声卡死于喉结

而旧的哭泣声还压在箱底


是时候,跪在火药上祭拜苍生了

我只占有板鞋那么大的土地

却要喂养多如牛毛的流民

我们彼此寄生,相依为命


是时候用五月的雨水

来哭诉他们悲凉的一生了

黑头发,白骨头

那时天空笔直,山无棱角

一眼就能望穿故乡

炊烟、荒草以及坟地



V115.折皱

by苦丁


一部生活的经典

给风读一遍,

给花读一遍,

给雪读一遍,

给月读一遍

读出苦难读出沧桑

读出岁月纵横交错的沟壑

满满写在一张脸上

权作对人生的

注脚



V116.折皱

by唐东起


一定是被折叠过揉搓过

也一定自以为是地滋润过美化过

一朵工艺花才更逼真更妩媚

平整过的田垄又翻起了春的犁痕

短暂平静的水面又起了涟漪

蔚蓝的天空时不时的翻滚过云朵

手抚镜子也抹不去一脸生动的皱纹

在岁月的显微镜下面不说沧桑

结晶的种子不局限于巍峨的高山

也着床在马里亚纳不可预见的沟底

爱与包容的力量在酝酿在叠加

把平凡的呼吸喷涌成滔天的海啸



V117.折皱

by逸鸥


1899年生于北京

1951年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

1966年被无产阶级专政

不忍屈辱

自沉于北京太平湖

1978年平反

他叫老舍

仿佛一颗石子

掷入湖中

泛起涟漪

顷刻

又一平如镜



V118.路(题图一)

by叶西城


旧城已经是一片瓦砾。椿树迎来秋风

黑鸽子在空旷的街道里寻找食物

以及井边汲水的少女

黑鸽子偶尔会飞远一些,去一座黄土的院子

玫瑰早就枯死了。爬墙虎沿水泥窗台继续生长

肥胖的麻雀跳来跳去

吃地上零星的小米和草籽

拾荒者在院外的围墙下蹲坐,无声地抽烟

骆驼,炮台,黄金叶,味道其实差不多

都带着人间的苦,都会在不经意间灼痛手指

一条楼梯沿着门廊深处的阴影向上攀升

门前的柏树遮挡了视觉

我虽知道某种秘辛,但不能宣诸于世。文字与祖先

隐约的内涵,也必须保持缄默

直到人生临近终点,黑与白在沉默中再次合拢

我所见的浮世的悲欢才能被提起

少女才回到她滞留的片段,或一首诗里





Copyright © 云南橡胶材料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