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不散第三十三章 又是陷阱

佳丽世界2018-06-14 01:58:30

(朗读者:自洽)


欢迎关注佳丽世界,以方便《阴魂不散》小说阅读收听。



对方听出是顾维之就开口数落开了:“青子,你丫还知道这世上有我这么一号呀。八百辈子不来回电话,来电话就是有事。”

 

增产是顾维之一个胡同长大的伙伴,两人从托儿所一直到高中毕业全在一起。那个时候顾维之还没改名,叫顾卫青。家里人起名的意思是保卫江青。后来四人帮垮了,顾维之才改的这个名字。只有他家里人和过去的伙伴还叫他的小名“青子”。

 

“少废话,我问你,你能通过关系让我见见南怀诚的家里人吗?”

 

顾维之的话让增产把嘴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增产叫道:“我说青子,你他妈没睡醒吧,老爷子虽然走了三年了,可侯门深似海。瘦死骆驼……”

 

顾维之打断了他说:“别跟我贫,你到底能还是不能。”

 

增产现在是丰泽园的大厨。过去很多中央首长常去,或是调大厨去。增产当年因为常能见到部长以上级别的干部,就一直以为自己的身份也与众不同。为了这得罪了不少以前的朋友。要找南怀诚的家人,顾维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增产。

 

增产那边本想把这件事形容的比登天还难,这样才能显出自己的本事。可顾维之不听他这套。增产了解顾维之的脾气。当年他是跟着顾维之一块练了两天。增产根本受不了那份苦。后来也是,凡是费劲的事,增产都不会坚持。用他自己的话说:人活就那么几十年,干嘛活得那么累呀。增产活得轻轻松松,可他知道顾维之不是这种人。小时候顾维之就是个“三青子”长大了还没改,人都四十了还不结婚,还武枪弄棒的练他的“童子功”呢。现在顾维之不跟他练嘴,增产只好收起自己这一套说正经的。

 

“能是能。我们这的李大勺跟南家老太太挺好的。他能带你去。你什么事啊。我得跟人家李大勺说明白。要不谁敢把你往那儿领呀。人家门口还有武警呢。”

 

顾维之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增产让他等消息。要说人在北京,就这么点好处。随便个什么人,拐弯抹角地都能跟达官贵人们扯上关系。顾维之中午的时候接到增产的电话。增产牛气十足地说,一切都办好了,今天晚上就让李大勺带他去。不过看老太太的菜钱得他出。

 

韩冰也是中午接到吴明的电话。吴明说三根头发里果然有一根和韩冰抓下来的皮肤DNA相同。刘畅就是那夜潜入韩冰屋里的人。吴明让韩冰约刘畅两个小时以后见面,一旦确定地点,他马上布置警力抓捕。

 

虽然韩冰早就猜想刘畅就是那个潜入者,但眼下她还是有些心慌意乱。她心里怦怦乱跳,吃力地寻找一个约刘畅的借口。然而这个借口竟然用了一个小时也没有想出来。吴明打过电话一问,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说:“他不是就想要你的硬盘吗,你给他不就完了吗?”

 

韩冰被吴明说得无地自容,连忙给老K打电话。她编了个很低劣的瞎话说:“K哥,你那天说完我,我心里好难受。我错了。我把硬盘给刘畅。你叫他来拿吧。”

 

老K听说韩冰是在自己的批评下,转变了思想,显得非常高兴。说:“哎,这才是正路。你等着。我跟刘畅联系。”

 

没过一会儿老K回电话说,刘畅下午有事,晚上他们一起过去。

 

韩冰马上把情况告诉了吴明。吴明叫她放心,他会做好安排的。一想刘畅即将在自己的引诱下掉进陷阱,韩冰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紧张。就在她不安地在屋里来回走动时。家里的固定电话响了。韩冰去接,刚把听筒拿到耳边,对方就挂断了。

 

韩冰把电话挂上,心里弥漫起一种恐惧情绪。她有种直觉,将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难道跟这个电话有关吗?韩冰朝窗外望望,正是中午时分,艳阳高照,一切如常。

 

就在韩冰朝窗外张望,以获得对抗恐惧的力量时。她听到防盗门响了一下。韩冰一惊,连忙往大门口走,想去看看是不是门没有关好。她刚走了两步,就看见眼前站着一个人。

 

刘畅!

 

韩冰的意识仿佛被速冻住了,整个人都僵在原地。此时的刘畅全没有了往日的彬彬有礼,他的面色阴沉,目光阴冷。

 

韩冰吓得张开嘴巴刚要叫喊。刘畅伸手捂住她的嘴,接着把她摁倒在沙发上三下两下就把她的手脚捆紧。嘴上封了条胶带。然后刘畅快速进了韩冰的卧室。

 

韩冰倒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刘畅捆绑她的时候,她觉得刘畅力大无穷,自己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刘畅要想杀她易如反掌。现在只能老实呆着,别去刺激他。刘畅很快从屋里出来,手里拎着个小包。韩冰猜想里面一定装着她的那块硬盘。不管那里面装了什么,韩冰现在就盼着刘畅赶快离开。

 

刘畅走到客厅里竟然停下来看了一眼韩冰。韩冰顿时紧张地大气儿不敢出。刘畅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把刀来,“啪”地一按开关,雪亮的刀锋一下弹出。韩冰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要干什么?难道要……要杀了自己?韩冰一想到自己要死了,急得拼命扭动身躯,瞪圆眼睛,使劲叫喊着。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胶带把她撕心裂肺般的呼嚎死死地封在她的体内。身上的绳索将她的四肢牢牢固定住,让她无法移动半分。

 

刘畅根本不理会韩冰的激烈反应,他上前一手按住韩冰的肩头,让她的身体连扭动也扭动不成。韩冰在心里绝望地喊了一声:完了!

 

刘畅走了。韩冰没有死,也没有受伤。刘畅刚才只是割断了捆绑她手腕的绳索。韩冰没敢立即起身,她一直等到门外没有了动静,才起身解开身上的所有束缚。这花费了她不少时间,一是因为刘畅只割断了她手腕上的绳索,她还必须挣开胳膊上的绑绳,双手才能自由行动。这就足足耗去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二是因为恐惧所导致的颤抖和无力。韩冰扯开脚上的绑绳就扑到电话跟前,她带着哭腔告诉吴明:“刘畅把硬盘抢走了。”

 

“他从哪里抢走的?”

 

“在我家里?”

 

“他走了多长时间”

 

“快一个小时了?”

 

“为什么才告诉我?”

 

“我刚才不能动。”

 

吴明“啪”地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儿,韩冰就听见楼下警笛声大作。足足有十辆以上的警车拉响了警笛疾驰而去,警笛声越来越远。五分钟后,几名警察来了,从大门口到韩冰的卧室一路勘查,拍照。还有的用小刷子四处扫。捆绑韩冰的绳索和那块黑胶布也都被警察装进了塑料袋子。韩冰那台被拆开的电脑也被装进了大塑料袋。韩冰想拦,警察说他们带回去检查,24小时之内就归还。

 

韩冰一个人双手抱膝坐在沙发上,可怜巴巴地接受讯问。她见警察合起了本子,就问了警察一个问题:“能抓到他吗?”

 

警察不屑一顾地说:“现在的北京城跟铁桶似的,别说他一个大活人了,就是连只鸟儿也不能随便进出北京。放心吧,他跑不了。”

 

顾维之真是大开眼界,他真没想到,在高楼林立的北京市中心地带,还会有这么大的院子。有点像他上小学时候的操场。院子正中有一座两米高的铜像。顾维之一看便知,那是南怀诚的半身胸像。基座上镌刻着三个金色大字“南怀诚”下面一行小字“1908——2005”最下面一行字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敬塑”暮色中,这尊塑像显得异常的威严庄重。

顾维之心怀敬畏之心,绕过了塑像,他四下张望着,有种时空上的错乱感。一分钟前,他还和李大勺坐在出租车里,咒骂着北京城就是一个活动的停车场。到处都拥挤的不行。可现在如此大的院落,空空荡荡。靠墙栽的是茂密的竹丛。院子铺的是嫩绿的草坪。房屋都还是明清样式的老屋。如果不是廊柱上拉着电线,真还看不出是现代人居住的房屋。



——   未完待续   ——



上一篇:《阴魂不散》往期目录



精彩尽在长篇悬疑小说《散魂不散》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云南橡胶材料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