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绿了,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囧哥漫画2018-06-24 19:25:31


   第1章 我的老婆张晓丽    



  今天在公司,我遇到一件怪事儿。

  不知道谁寄来一份快递,没有署名,也没有寄件人的联系方式。

  但收件人是我,手机号码也确认无误。

  一开始我以为是骗局,现在骗子太多了,比如货到付款,十几块钱的快递费也骗。

  不过这份快件只需要签收,一分钱也不用交,好像也骗不了我什么。

  我就把这份快递签收了。

  打开包装一看,里面有两个小瓶子,一瓶透明液体,一瓶黄色小药丸。

  两瓶分别标注:易容膏,变声丸。

  只要把易容膏涂在脸上,就可以变成任何人的模样。

  而吃了变声丸,则可以发出那个人的声音。

  我不由大为惊叹,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后来瞒着同事,我去卫生间偷偷试了一下,竟然还真有效果。

  望着镜子里截然不同的面孔,还能发出别人的声音,我感觉不可思议。

  这不就等于,只要随便换个面孔,我就可以进入不同人的生活,随心所欲。

  想想这事儿,还真特么刺激啊!

  不过,两种药物也都有说明,持续时间只能十五分钟,时间一到,原形毕露。

  而且这两种东西,每隔八小时才能使用一次,连续使用没有效果。

  这可能就是它们的不足之处吧,但能够进入别人的生活十五分钟,也很有意思了。

  反正都是白捡的,就当闹着玩儿呗。

  我觉得这两样东西,应该是某科技公司的试验品。

  现在的科技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下了班回家,我决定把这件怪事儿,告诉老婆张晓丽。

  我叫杜明伟,两年前跟张晓丽结的婚,不是自由恋爱,属于媒人介绍。

  张晓丽并不是多么漂亮的女人,家庭条件也很一般,不过性格很好,最大的特点就是白。

  正所谓一白遮三丑,张晓丽通体雪白细腻,身材也很棒,作为一个男人,能娶到这样的老婆也很值了。

  因为我本身并不是多么优秀的男人,在一家毛衫厂做业务员,家庭条件一般,当时跟张晓丽结婚,家里还欠了不少外账,直到今年才刚刚还完。

  更重要的一点,张晓丽跟我结婚的时候,还是个处女。

  现在这社会,处女真的是凤毛麟角,能遇上张晓丽这么干净的女人,我满知足的。

  张晓丽在一家软管厂工作,不是工人,是仓库的保管,一个月能挣三千块钱,她这份工作主要是轻省,女人本来也干不了什么力气活儿。

  我和张晓丽组建家庭以后,没有立刻要孩子,一直忙于生活,平时也比较俭省,今年还清结婚时欠下的外债,我和张晓丽的生活总算稍微宽松了一些。

  当然,说这些不仅仅是为了介绍一下我的婚姻状况,最重要的是,我考虑身上这两样宝贝,是否能改善一下我和张晓丽的现实生活。

  现如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普通人的家庭想要翻身,只能靠奇迹。

  而我和张晓丽的生活,也需要奇迹。

  女人面对生活,总缺少男人那份笃定和从容,平凡的日子久了,难免会有些浮躁。

  这两年,我和张晓丽的日子过得挺紧吧,也正因为这样,张晓丽渐渐对我有些不满。

  尤其最近这段时间,张晓丽在家里总是对我抱怨个不停,大体就是说,看人家的日子过得怎么怎么好,人家的老公怎么怎么有本事之类。

  说真的,我觉得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愿意听到老婆这样的抱怨。

  毕竟别的男人再好,也不是跟你过日子,而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怎么就非要认定别人好呢,那些很多都是表面现象罢了。

  可张晓丽不认这个理儿,她就是觉得别人生活好,认为我没本事,不会挣大钱。

  为这事儿,我和张晓丽最近经常吵架,夫妻关系也变得有些紧张。

  其实我工作挺努力的,最近厂里还给我涨了工资,我觉得还算满意吧。

  挣钱这种事儿,没有哪个人能一口吃成个胖子,这需要一个过程。

  可张晓丽等不了这个过程,她只盯着现实不放,甚至口无遮掩的对我说:“远的不比,你看看人家王大勇,跟你同样是一个厂里的业务员,人家怎么就比你强,人家怎么就挣得比你多,说白了,你就是不如人家有能力。”

  我每次听张晓丽拿我跟王大勇比较,心里就特烦。

  王大勇那是个什么人啊,奸诈虚伪,两面三刀,表面上看着挺正经,背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

  每次出差,王大勇都瞒着他老婆秦娟玩儿小姐,还经常在社交软件上约泡儿,勾引良家妇女。

  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就比王大勇强百倍,至少我忠于家庭,天南海北跑业务,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张晓丽。

  当然,关于王大勇的丑事儿,我肯定也不可能跟张晓丽明说。

  王大勇在厂里是我的部门领导,一开始还是我的师父,再加上我也没有那种背地议论别人的习惯,所以每次跟张晓丽吵到这种时候,我也就懒得跟她废话了。

  谁叫我确实不如人家挣得多呢,作为一个男人,没必要跟女人口舌之争。

  我只想加倍努力,总有一天我要让张晓丽知道,我比王大勇这种人要强得多。

  这时,公交车已经到站,我随着人流下车,步行走向自家居住的小区。

  结婚时,我和张晓丽在开瑞小区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目前贷款还没还完。

  不过,我和张晓丽现在已经没有外债了,还贷款这事儿,感觉也就不算有太大的压力,再挣几年钱,应该就差不多了。

  到时候再跟张晓丽要个孩子,最好能生个儿子,我感觉对以后的生活,还是充满信心的。

  坐电梯上楼,我拿出钥匙打开家门,喊了一声:“老婆,我回来了。”

  张晓丽在浴室里应了一声,她在洗澡。

  由于张晓丽工作的软管厂多少有些化工污染的性质,张晓丽每次一下班,第一时间就去洗澡,这已经成了一种惯例。

  我进门换了拖鞋,又把张晓丽丢在地板上的高跟鞋捡起来,顺手放在鞋柜上。

  旁边还有张晓丽换下来的丝袜,蜷成一团丢在那里。

  她一直有这个毛病,在家里鞋子乱放,个人的私密物品也乱丢一气。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张晓丽的丝袜捡起来,拿去阳台,放水盆里泡着。

  阳台上晾着张晓丽的内裤和胸罩,这套内衣是我在淘宝上给她买的,相当新潮的那种。

  本来张晓丽一直穿那种比较保守的内裤和胸罩,她的性情也比较传统,属于贤妻良母的类型。

  可有一天,我忽然心血来潮,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就在淘宝上给张晓丽订购了一套情趣内衣,想让她穿上试试。

  究其原因,可能是男人的好色心理作怪,我想在张晓丽身上追求一种新鲜感。

  性情保守的女人,过日子没得挑,可在大多数男人的骨子里,还是喜欢比较浪一点的女人吧。

  我这种想法不算过分,张晓丽是我老婆,夫妻之间,让她浪一次很正常,难道不是么?

  我心里很期待,希望张晓丽能在我眼前,表现出传统女性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第2章 精神出轨    



  情趣内衣到货之后,张晓丽根本不好意思穿,只看了一眼,就羞得脸颊通红。

  张晓丽把头埋进我怀里,娇羞不已说:“老公,你怎么给我买这种东西,太暴露了,怎么穿呀,都羞死人啦。”

  我轻轻抚慰着张晓丽白皙的后颈,鼓励她,一心想让张晓丽穿上试试。

  夫妻之间,有什么羞人不羞人的,多体验一些刺激的东西,才更有情调。

  张晓丽却臊得不行,在我怀里吃吃的笑,连声不依,只是摇头。

  我开始咬着张晓丽耳朵,低声说一些下流话,又不时撩拨着她女性的心灵。

  因为我非常了解自己的老婆,也知道张晓丽哪些女性的部位比较敏感,挑起她的兴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张晓丽渐渐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我的怂恿下,几次犹豫,终于又羞又臊的穿起了那套情趣内衣。

  顿时,我眼前一亮,那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官体验。

  张晓丽更是面颊潮红,眼睛里波光流动,好像有某种异样的情怀,已经深深融入了她的内心世界。

  张晓丽温柔白皙的身体,在我怀里一阵阵的发烫……

  那天晚上,我们两人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夫妻生活,张晓丽尽情放飞了自己的心情,完全表现出女性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我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像张晓丽这种贤妻良母型的女人,也有这么浪的时候。

  不过在夫妻之间,浪一下也没什么,我喜欢张晓丽浪起来的那一刻。

  只有在那个时候,女人才是最美,难道不是么?

  后来,张晓丽就渐渐接受了某些新潮的东西。

  人都是这样,有些事情,试过一次后,慢慢也就适应了。

  现在想起往事,我忽然有点心痒痒了,我很想跟张晓丽干那事儿。

  我走向卧室,经过浴室时,里面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我停下脚步,玻璃门是半透明的那种,能依稀看到张晓丽雪白细腻的身体,朦朦胧胧的意境中,一抹黑色的神秘小三角儿。

  我摸了摸胸口,感觉有点小激动,只等张晓丽洗完澡出来,我就跟她做一次,好好享受享受。

  结婚两年,我和张晓丽的夫妻生活虽然不是那么的频繁,但激情仍在,目前一周两三次,也算可以吧。

  主要是我某方面比较强悍,也正因为这个优点,张晓丽对我还算满意,有时候我们夫妻俩吵架,我在床上把张晓丽搞得服服帖帖很满足,她对我也就不是那么的怨念深重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性生活也是家庭和谐的必备法宝。

  来到卧室,我拉上窗帘,倚在床头等张晓丽洗完澡出来,心情有点迫不及待。

  这时,忽然‘叮咚’一声响,是张晓丽的手机,正丢在床上。

  随即屏幕一亮,显示有新的微信信息。

  我顺手拿过来,用指纹解锁,想看看是什么。

  当然,我不是有意去看张晓丽的微信,这个动作比较随意,也就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再说了,夫妻之间,看看她的手机也没什么。

  可是当我把手指按上去的时候,系统却显示指纹不匹配。

  我微微一愣,怎么会不匹配呢?

  当时张晓丽设定的指纹解锁,我们两个人的指纹都可以解开,可能是刚才没按好吧。

  我没有多想,又重新试了一下,没想到,还是不行。

  一时间有点不可理解,难道张晓丽把我的指纹解锁给取消了?

  这时,微信又传来‘叮咚’一声响。

  虽然我解不了锁,也看不到详细内容,但是微信头像却能看到信息来源。

  我看到头像上的名字显示,竟然是王大勇。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其实我本身一点都不怀疑张晓丽,我警惕的是王大勇这个人,他那种沾花惹草的性格,由不得人不多想。

  一时间,我心里面隐隐生出一种反感,王大勇怎么总是给张晓丽发微信。

  虽说我跟王大勇是同事,我们两个家庭的人也都认识,可王大勇有什么事儿不能先找我说么,给我老婆发微信算怎么回事儿?

  眼下指纹解锁不匹配,我想了想,就开始输入密码,解锁张晓丽的手机。

  试了两次之后,还真的解开了,是张晓丽的生日。

  我点开微信,想看看王大勇究竟发来的什么信息。

  这个时候,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些预感了,那是一种挺不舒服的感觉,莫名的有些心烦。

  因为张晓丽偷偷把我的指纹解锁取消了,因为这是王大勇给张晓丽发来的信息,还有平时张晓丽跟我抱怨的时候,也总是拿王大勇跟我比较……

  这些情况联系在一起,难道还不足以引起我的警觉么?

  就这样,我把张晓丽的微信打开了。

  很快,我的心情也一下子沉落到谷底。

  两条信息显示在我眼前,格外刺目,就像两把刀子插进了我心里。

  “老婆,我到怀西市了,刚找到宾馆住下,嘿嘿……想我了没有?”

  “老婆,怎么不回我信息,肯定又去洗澡了吧,这个习惯不错啊,一会儿洗完澡出来,让我看看洗的白不白呀,嘻嘻……我现在都能想象出你洗澡时的样子!”

  顿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王大勇竟然喊张晓丽老婆,竟然还知道她每天下班有洗澡的习惯,竟然还要看张晓丽洗的白不白……

  这样的聊天信息,太暖昧了,对我来说,更是一种耻辱!

  我一下子就怒了,头皮也一个劲儿的发炸。

  怎么会这样,张晓丽竟然瞒着我,做了王大勇的老婆……

  这……这怎么可能?

  但事实摆在眼前,我再也按捺不住火气,抄起手机就往地上摔……

  “喂,你干什么?你是不是疯啦?”

  张晓丽刚洗完澡进来,见我抄起她的手机就要往地上摔,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冲过来把手机夺了过去。

  我早已经怒火中烧,我大声质问张晓丽:“你自己说,王大勇的微信是怎么回事儿?”

  张晓丽一愣,脸色顿时阴晴不定,好像有什么秘密被我当场拆穿了。

  我一看张晓丽这种表情就知道,有些事情跟我猜想的也差不了多少。

  张晓丽显然已经被王大勇给勾搭上了。

  我的心在滴血……



   第3章 倒打一耙    



  张晓丽一呆,很快又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然后张晓丽换了一种口气,走过来对我说:“明伟,你别生气,王大勇的微信,不是那天我们两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互相加的么,这事儿你也知道呀,而且你也加了秦娟的微信不是么,我有王大勇的微信,很正常呀。”

  我心中冷笑,没想到张晓丽居然还装的这么平静,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都这时候了她还想要跟我演戏。

  我强自按捺着火气,沉着脸道:“我是知道,当时加微信,是出于一种交际礼貌,两家有个什么事儿,也方便联系一下,可是我没让你当人家老婆呀,你看看王大勇都给你发了些什么?”

  我厉声质问,张晓丽听了,显得有些慌乱,连忙点开微信。

  看了之后,更是脸色苍白,人也变得紧张起来。

  张晓丽连忙把微信给删了。

  张晓丽走过来说:“明伟,你听我解释,我跟王大勇真没什么事儿,我们就是平时聊聊天,有些时候可能聊得过分点,可那都是开玩笑,又不是真的,我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

  “开玩笑?当人家老婆也算是开玩笑?你还觉得挺好玩儿是吧?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结婚啦!”

  我心中怒火万丈,又要去抢张晓丽手里的手机。

  “把手机给我,王大勇这个王八蛋,特么敢勾引我老婆,我特么……”

  “杜明伟,你到底要干嘛——”

  张晓丽见我情绪激动,眼瞅着就要把事情闹大,顿时也急了。

  她两手死死攥住手机,就是不肯松手。

  毕竟张晓丽是个良家妇女,也是个要脸面的女人,我要是找王大勇闹起来,她肯定接受不了。

  张晓丽一边抓着手机不肯给我,一边又求饶似的连声说:“明伟,求求你,不要再闹了好么,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出轨,我只是跟王大勇聊天而已,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我信尼玛!”

  我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本来我没有跟女人发脾气的习惯,可是面对这样的事实,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而且张晓丽还脑抽似的一味跟我说,只是闹着玩儿,聊聊天而已,好像在她眼里,这种事儿根本就不算什么。

  尼玛,精神出轨不算出轨啊,都让人家喊你老婆了,你特么还有理啦。

  “你……你骂我……”

  我从来没爆粗口骂过张晓丽,情绪激动之下,张晓丽也接受不了了,她本来就脾气有点倔。

  “杜明伟,你给我听着,我张晓丽跟了你,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天天风里来雨里去,谁家女人跟我一样,还天天上班啊,你不光不安慰我,还骂我,网上聊天,又不是真事儿,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干嘛,我想干死那个王八蛋!!”

  我当时被张晓丽一激,情绪更激动了。

  尤其想到王大勇平时还得意洋洋的跟我吹嘘,他怎么怎么勾搭上别人的老婆,玩着多么多么的过瘾,这一切更是让我怒火中烧。

  鬼知道两人是不是只聊天,王大勇勾搭女人的花样儿,多着呢!

  我满心愤怒,冲出去就要找王大勇算账,我知道他家住在哪里。

  “杜明伟,你到底有完没完——”

  张晓丽死死拉住我,情急之下,更是口不择言。

  “不就这点屁事儿嘛,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日子还过不过啦,我又没真的出轨,你闹个什么劲儿,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跟你过这种一穷二白的日子,我容易嘛我……”

  张晓丽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就这样的脾气,有时候明明她错了,也一味的不肯认错。

  好像她没跟我过上有钱的日子,就是天大的委屈。

  不管什么事儿,都是我对不起她。

  其实这时候我也意识到,张晓丽应该没有真的肉体出轨。

  她平时上下班按时回家,晚上也从来都不出去,根本没有出轨的机会。

  尤其张晓丽现在连哭带闹一味的委屈,也从侧面上说明,她并没有真正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要不然张晓丽也不会这么坦然。

  可问题是,精神出轨也让人接受不了啊!

  我们家是没钱,是没让张晓丽过上好日子,可我天天拼死拼活的努力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日子一天天变好吗?

  结果张晓丽现在整这么一出,当时那种感觉,我真的感到有点心冷。

  正僵持的时候,我家门铃忽然响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我和张晓丽都暂时冷静了一下。

  然后张晓丽过去开门,一抬头喊了一声:“爸,你怎么来了?”

  进来的是老丈人张茂海,还有小舅子张鹏,前几天打电话说过借钱的事儿,现在应该是上门拿钱来了。

  张鹏过段日子结婚,这已经是第三次借钱了,估计张鹏自己也觉得有点说不过去,就拉着张父一起来了。

  说真的,这些年我和张晓丽没少帮这个不争气的小舅子,也往里面搭了不少钱,就连结婚张晓丽都没什么陪嫁,彩礼什么的都搭张鹏身上了。

  张家门里重男轻女,平时那些烂事儿我实在不稀得说。

  可即便这样,我也没落下什么好儿,张茂海也是一样的观点,那意思就是,你是我女婿,女儿都嫁给你了,你不帮衬谁帮衬,人家门儿里的女婿甩个十万八万不当回事儿,到你这里两三万就肉疼?

  所以面对这一家人,我特么也真是有苦难言。

  别人就是不讲理,我能怎么样,总不能因为这事儿离婚吧。

  张家父子一进门,张茂海立刻就注意到了张晓丽脸上的泪痕。

  张茂海当时就脸色一沉,追问道:“丽丽,怎么回事儿,杜明伟这小子欺负你了?”

  我一听心里更膈应,这尼玛什么玩意儿啊,二话不说上来就瞪眼,就你闺女是宝贝,我特么在你眼里就完全是个外人?

  张晓丽哑口无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茂海早就怒气冲冲的摆出了老丈人的谱儿。

  张茂海转过脸来,阴沉的能挤出水,冲着我就没头没脑的吼道:“杜明伟,你算个什么东西,我闺女自从跟了你,享过一天福么,你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啥事儿都办不了,在家里跟老婆发火倒长能耐了,你特么是个男人么?”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Copyright © 云南橡胶材料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