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回忆录(四十一):爱情工作两茫茫,负气离开金秋厂

智造微言2018-06-26 09:18:15


203


一进第二商场,她眼睛立刻一亮,兴奋地惊呼起来。难怪她惊呼,这个商场很大,里面的衣服无论面料、式样还是做工都引领国内服装潮流。


她买衣服,好象从不考虑价钱,喜欢了便买。甚至为了好搭配,同样的款式会买两件甚至三件。这边的衣服一般是漫天要价,有时候,她看中的衣服,我帮她把价钱讲下来了,她反而因为价钱太低拒绝购买。不一会儿,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提了大包小包的,她却还意犹未尽。但在她想在香港服装城买一件价值千元的连衣裙时,沈洲却和她发生了争执。


沈洲开始口气很是温和:“不要买这条裙子,太瘦了,你穿连衣裙不好看。”


没想到小颜的脸立刻就撂了下来,瞪了他一眼,很不高兴地说:“我穿连衣裙怎么不好看啦?很多人都说我身材肥瘦适中呢。”


说实话,小颜身材略胖,穿着连衣裙就会显得腰粗。腰粗的人穿套超前享受倒也不太显山露水,但若穿连衣裙,腰上的赘肉就会完全暴露出来,确实不好看。但小颜坚持要买,语气很冲,沈洲脸上便有些挂不住了,但还是好脾气地说:“杨海燕,你说她穿这个裙子好看吗?”


我迟疑着说:“还行吧,自己喜欢就行。”


小颜便有些得意:“还是海燕好,是啊,我喜欢就行,你管得了那么多吗?”边说边将衣服拿到收银台,然后挑衅地将手伸到沈洲面前,“打折,九百九十八,快点拿钱来。”


沈洲摸了摸钱包,央求道:“不买了好不好?你的腰这套裙子真的不好看,海燕那样的腰穿着才好看呢。”


小颜的脸立刻变了色,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尖叫道:“她是你什么人?你怎么知道她的腰穿着好看?她腰是什么样的?难道你看过!”


我感觉多日的委屈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幸灾乐祸地看着沈洲,什么也不想说。话一出口,沈洲立刻意识到说错了什么,他求救地望着我,故意转过脸去,装作没看见。


面对小颜连竹炮般的发问,沈洲彻底赶忙急急解释道:“她是我同事的女友,我听同事说的啊。”


小颜冷哼一声:“好,你同事叫什么名字?我们马上回去,你把他给我找过来,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白痴,连自己女朋友的腰都拿出来和别人分享!”


我羞得无地自容,一刻也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了,拔腿就向外跑。沈洲焦急地在后面喊声:“海燕,海燕。”



204


我没有回头,我好希望他能追上来,但是没有。泪水一次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想象着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现在正在他的真正女朋友在一起,我的心,如针扎般的疼。他和她,是可以光明正大走在一起的,是可以正式向别人宣称他们关系的,是将来准备结婚生子的,而我,又算什么呢?


我失魂落魄地游走在人头强织的闹市中,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无助和凄凉。我恨沈洲的有目的欺骗和伪善,我更恨自己的轻率和单纯,沈洲是注定不会娶我的了,要是在以前,我这样婚前失贞的女子,是要被沉潭的。


如果妈妈和亲戚朋友知道了,我有何面目见人?就算以后重新找男朋友,怎么可能拥洁白无暇的爱情?


但我知道,无论我如何痛心,我都不得面对现实。沈洲永不会再属于我,我的人生,也应该重新开始。我决定将一切痛苦埋在心里,把心思从沈洲身上收了回来。我来东莞不是为了你沈洲,我是为了找到该死的齐月升,为了过得和那些上了大学的人一样好,甚至更好。


所以,我竭力不再去想他,甚至有时在车间里碰面,我也冷着脸尽量回避。反而是他,几次三番欲言又止。尽管我多想向他诉说我的委曲,甚至奢望他象以前那样,哪怕给我一点点的温存,我也会心满意足的。但是,我的目光,却视他如无物。


把生活的重心从他身上转移开来,我才发现,我浪费了很好的时机。半年多了,现在对于电脑,我还停留在输入员工加班资料上。可前段时间车间很轻闲,我完全可以抽时间学五笔,学WORD和EXECEL的啊。


现在厂里开始接到大订单了,又象以往那样忙碌起来。我只好利在晚上十点下班后,加班两个小时专门学电脑。


我很快将字根背得滚瓜烂熟了,并请胡海波调出了电脑中的五笔打字。因为有了输入考勤的基础,电脑对我不算陌生了。那段时间,每一个懂电脑的人都怕见到我,因为只要他们走到我办公桌前,我总要拉着他们问这问那的。不过短短一周的时间,我己经会基本的拆字打字了。


因为我悟性很高,又善于学习,仅仅用了一周时间,我便可以会简单的WORD排版了,这让我欣喜若狂,同时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觉得自己越来越象一个合格的经理助理了。


但我并未因此对工作有所懈怠,反而更加努力了。有一次,我发现包装组在包装一款订单时,少装了一个别针,我及时提出,珍姐叫人连着三天两夜加班返工,及时校正过来。否则延误交货日期,不知给公司造成多大损失呢。


这让孟小姐对我大加赞赏,身为主管的珍姐更是对我感激涕零,她甚至推心置腹地问我:“你知道为什么以前我们不想理你吗?”


我不好意思地说:“是你们认为我升得太快呗。”



205


珍姐摇摇头,神秘地说:“那时我们都以为你是高总故意安排在孟小姐身边的人,你还不知道吧,孟小姐和丁厂长关系很好,丁厂长和高总却是面和心不和呢。”


这话如此耳熟,对,沈洲也曾经这样说过的。以前我还不相信,这次我不得不信了。我苦笑道:“那为什么你现在又对我好了呢,孟小姐也是,难道你们现在不这样认为了吗?


珍姐拍拍我的肩,称赞道:“你不是那种人,孟小姐早就知道了,你连她一句坏话都没有在高总面前说过呢。”


听了这话,我忽然有些感动,我的人品与努力,别人并不是看不到的啊。与此同时,我知道,连珍姐都接收我了,以后在车间的工作应该更好做了。


但我是感动得太早了,因为有很多事情,原本就是单纯的我预料不到的。


那天,孟小姐、几个车间主管和我在办公区会议室开会。会议结束后,几个车间主管先走了,我们孟小姐最后离开。我们刚从会议室出来,忽然有人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快看,你们快看。”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有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工正昂首挺胸地在车间行走,男工屁股后面挂着一条长长的胶带。因为那种宽边胶带是车间查衫员的一个重要工具之一,所以身上拖着胶带到处走的员工并不少见。但少见的是,这个男工不但身后拖着胶带,胶带后面还粘着一块白纸。这个样子,不由让人想起传说中的扫帚星来。


本来工作太枯躁了,遇到这样的事,很多人都笑得合不拢嘴。男工被笑得莫名其妙,赶紧低下头望了望拉链,发现无异后,也附合着众人茫然地笑起来。这时有组长上前提醒他,他才赶紧手忙脚乱地扯掉那根胶带,谁知越忙越出错,胶带没扯掉,因为低头太猛,不小心露出了一大裁粗黑的腰肢来,旁边的人笑得更欢了。


连我旁边一向严肃的孟小姐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即便我心情灰暗,也忍俊不住了。正在这里,忽然看到高总推开了我们车间的门。因为我和孟小姐站的位置和那扇门正好在一条直线上,他一眼就看到了我们。


几乎是电石火花之间,我看到高总的脸色立刻阴沉起来,并怨毒地瞪了我一眼。我心中一寒,不由想起别人说的我是高总安插在孟小姐身边的“密探”的话,立刻有一个不好的念头涌了上来。男工己经扯下胶带,孟小姐还在笑着,我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206


如果高总提拔我真是把我当成“密探”的话,自从到孟小姐身边,我一点“情报”都没向他提供,甚至连孟小姐一句坏话都没说。不但如此,我现在还和孟小姐打成一片,站在一起傻笑,他心里会怎么样?如果我不是他安插在孟小姐身边的“密探”,而只是看在丽娟的面子上照顾我,那他何以在提拔之后频频找我谈心,而现在则连正眼都不看一下呢?还有,他刚才眼中的怨毒是什么意思?


所有这一切还没等我想明白,当天下午我就接到一纸通知:周六,所有高级文员全部要进行一次电脑操作考试,倒数第一名者重新安排工作。通知的签发者是高总。


如果说之前我对“密探”的说法还有疑惑的话,那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怪不得高总以前总说我不会和别人沟通。原来并不是说我不会和别人沟通,而是没有和他沟通,所谓的沟通,就是向他打孟小姐的小报告。他提拔我,根本不是基本丽娟的原因,就是想让我当他的密探,帮他抓住孟小姐的把柄,可惜,我太不会察言观色,太不会见风使舵了。不但不会,还和孟小姐打成了一团,这怎能让他不恼羞成怒?


据我所知,除了我,高级文员电脑操作都很熟悉。他这一次测试,倒数第一的肯定是我。我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车位,电脑水平如何,他肯定心知肚明的。换句话来说,他的目的是赶我走,就算我侥幸通过了这次,说不定还有下次呢?现在小颜还没走,沈洲这件事己让我身心憔悴,我实在是没有精力和能力做公司高层的棋子了啊。


离周六还有两天时间,什么都来不及了。痛定思痛,我决定决定先发制人。孟小姐跟我关系己是很好,几次说我是她的得力助手。再说高总也是因为我跟她好才这样对我的,我想她不会坐视不管的。


当我向孟小姐递交了辞职书时,她并不吃惊,真诚地和我说:“说实话,你刚来时,我是不想要你的。但现在,你的努力和勤奋得到我和很多同事的认可,我希望你能留下来。如果工作上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可以沟通的。”


我拿出那份通知,无奈地说:“如果考试的话,我肯定是倒数第一的。”说这话时,我还是抱有某种希望的,希望她帮我避开这次测试。


但她扫了一眼通知,笑笑说:“这个通知我看过的,怎么?你是为这个离开的吗?你对自己那么没有信心吗?”


我只好硬着头发说:“你知道,我原来只是车位,前段时间心情不好,也没怎么好好学电脑,厂里其他高级文员电脑都好过我的。”


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真是遗憾,我真的不想让你走呢。你啊,错就错在没把工作和感情分开。”


她在顾左右而言他!我心里一寒,抬头看到她那一别事不关己的样子,我忽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骗我的不是高总,不是孟小姐,而是我自幼所受的教育!如果我见风使舵,如果识时务,如果我放弃所谓的做人的原则,将孟小姐的一点一滴上报于高总,我又何以落到如此不堪境地!



207


我实在想象不出,倘若我考了倒数第一,沈洲会怎样地耻笑我?他一定更加坚信他选小颜是对的!再说沈洲的事己让我成为厂里半个风云人物了,如果再被赶回车间或赶出厂,我还有何面目见人?到那时我该是怎样的狼狈不堪啊。


想到这里,我把心一横,苦涩地说:“孟小姐,你签了吧,我要急辞工。”


孟小姐大约终是有些不忍,犹豫着问:“太急了吧,或者你可以辞职,然后请假出去找工作的。”


我坚定地摇摇头:“不,我一天也不想在厂里呆了。”


孟小姐犹豫了一下,还是在辞职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的心仿佛一下子失去依傍似的,直沉到了海底。


走出会议窒,我立刻将辞职书交给了人资部,他们会统一给高总审批的。想到即将离开熟悉的同事和工厂,我感到十分失落。但想到再不担心电脑测试了,再也不被人称作“密探”了,并且从此可以远远离开沈洲,眼不见心净了,我还是感到值得的。那种悔恨和嫉妒深深纠缠的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想到这里,我心里好受了些,便开始收拾东西。


同事们听说我辞职了,纷纷过来问候。但那目光,却再不复往日的亲密自然,充满说不出的怜悯和疏离。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若和一个将要离职的人走得太近,不但没必要,而且也会引起上司不满的。


我深知,如果离开“金秋”厂,以我的实力,再想找这样的好厂,这样的好职位,怕是难上加难了。但辞职,我只是不得己而为之啊。


不一会儿,沈洲大约是得到了消息,他急匆匆地跑到我们办公区,再不象以往那样竭力和我保持一定距离了,而是焦急地说:“你怎么辞职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头也不抬,边收拾东西边毫不客气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我什么人?”


他很是尴尬,但还是劝道:“你别意气用事了,正好高总不在,辞职书还没交到他手里,你现在去把辞职书拿回来,好吗?至于孟小姐这边,我跟她说。”


我懒得解释,恨恨瞪了他一眼,自己感觉目光能喷出火来。他讪笑着站在那儿,很快便悻悻离开了。


辞职书当天下午就批了下来,离职时间却可以由车间具体安排。因为是急辞工,我要被厂里扣除半个月工资做为对厂里的补偿。我一直认为自己辞职是正确的选择,可是真的批下来,我忽然感到万分茫然。孟小姐知道我工作还没有着落,便特许我这三天可以出去请假去找工作。


● 来源:杨海燕的博客


·end·

—精彩内容推荐—


打工回忆录(四十):遇见小颜,善良的心再一次被沈洲欺骗

打工回忆录(三十九):被沈洲欺骗,屈辱的爱情化为泡影

打工回忆录(三十八):卑鄙解雇160号人,发誓要记下这极暗黑的历史

打工回忆录(三十七):黑心资本忒无良,淡季炒人没商量

打工回忆录(三十六):廉价的爱情,卑微的升职

打工回忆录(三十五):月儿弯弯照九州,打工妹飘零在外头

打工回忆录(三十四):为了钱,丽娟被逼嫁给脑瘫儿


Copyright © 云南橡胶材料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