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玲玉:被誉为最省胶带的天才女演员,却将自己的生命终止在了25岁,真相真的是「人言可畏」吗?

鱼羊史记2020-10-17 14:41:40

点击上方「鱼羊秘史」关注,每晚八点推送

回复「揭秘」,看欲罢不能,闻所未闻的野史奇谈


(图)阮玲玉(1910年4月26日—1935年3月8日),原名阮凤根,出生于上海,祖籍广东香山县,就读于上海崇德女子中学,后自动退学,中国无声电影时期影星之一,代表中国无声电影时期表演艺术最高水平,被誉为“中国的英格丽·褒曼”,在民国时期的影坛地位仅次于影后胡蝶。


▼点击下方音频主播鱼公子为你讲古▼


1935年3月7日,

在电影《新女性》的庆功宴上,

该片女主演一改荧屏中

尽带愁思的眉眼

和生活中腼腆羞涩的性格,

反而笑靥如花热情似火,

她几乎吻遍了在场所有的女同事,

庆功宴像是一场告别会,

而她就是那个远行者。

她烫着一头当时最为时髦的波浪卷,

身着素色旗袍,

举着红酒杯,

略显醉态地反复询问别人:

“我是不是一个好人呀?”。


同年的3月8日,

也就是庆功宴过后的第二天凌晨,

她带着这个疑问奔赴西天极乐,

用足足三瓶的安眠药的剂量

断送了自己年仅25岁的生命,

3月8日中午才送往医院救治的她

被确认为医治无效后,

“阮玲玉自杀”的字眼登上各大报刊头条,

送葬那天圈中好友前来吊唁,

三十多万民众为她送行,

都只为瞻仰默片影后的最后遗容,

而为她早逝落泪的人群中,

没有她最爱的那个男人。



要是问民国时代最杰出的女演员是谁,

无疑地,

阮玲玉这个名字能被大家脱口而出。

在那个听觉体验的电影时代里,

阮玲玉用自己过硬的演技

和艺术造诣征服观众,

成为当时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女演员。

她拍戏时基本是一条过,

因此在导演圈被誉为“最省胶带的女演员”,

就连同时代的著名女演员胡蝶都盛赞她:

“阮玲玉能演得了我演过的角色,

但我演不了她演过的角色。”


阮玲玉1926年考入

上海明星电影公司开始从影生涯,

变成万众瞩目的大明星,

但是此前的16年中,

她一直深陷在佣人女儿的自卑中,

这种心理深深地扎根在她心中,

成为一颗她人生中的定时炸弹。



阮玲玉生于1910年,

父亲在她六岁时病逝,

母亲在一家张姓宅院里做佣人,

这家大宅院的男主人

是上海崇德女校的校董,

在阮母的苦苦哀求下,

阮玲玉以“半费优待”进入学校学习。

阮玲玉十五岁时已经出落成

“柳叶眉,杏仁眼”的美少女,

张家的四少爷张达民

为之倾倒并展开猛烈追求:

制造浪漫相遇情节,

事无巨细嘘寒问暖。

终于,

阮玲玉暂且放下了“主仆意识”。


(图)阮玲玉


与之相恋,

张达民为了阮玲玉与母亲决裂搬出张宅,

并说服阮母让阮玲玉与自己同居,

阮母为女儿找到“好人家”欣喜不已,

自然地就充当了张达民的说客。


然而当时的他们只是十几岁的少年,

张达民喜动不喜静的特点与阮玲玉相悖,

且他尤爱赌博,

为了继承家产他劝说

阮玲玉与自己举行灵堂婚礼,

严格来说并没有法律效力。

阮玲玉因此被张达民的大哥

推荐加入电影公司,

阮玲玉成名后出演电影的片酬

也成了张达民的赌资,

一旦拒绝张达民的无理要求便会招来打骂,

当时她已经经济独立,

和张达民也只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口头婚姻,

她完全可以向法律申诉

结束这种不幸福的同居关系,

但是张达民用“十六岁就跟我一起睡觉”威胁她,

她懦弱地选择屈从。


1932年,

阮玲玉在香港遇到了

她人生中的第二个男人:唐季珊。

唐季珊对阮玲玉一见钟情,

为了追求阮玲玉,

他时常邀请爱跳舞的阮玲玉到舞场,

在阮玲玉拍戏收工时送上一束鲜花,

附着关心话语的卡片。

虽然阮玲玉知道唐季珊的花心,

也知道唐季珊与影星张织云的风流轶事,

但是从小缺少关爱的她

还是抵御不住温柔攻势,

与他相恋了。


(图)阮玲玉


张达民从外地回来时

发现阮玲玉已经离他而去,

扬言要起诉阮玲玉,

阮玲玉为了息事宁人,

便找律师协商,

最终在一纸“每月给张达民100元”

的分手契约签字。


但是手头拮据的赌徒张达民

又怎么会抵御勒索大明星前女友的欲望,

他又起诉阮玲玉偷盖他的印章,

原本阮玲玉又想息事宁人,

但是唐季珊站出来反告张达民扭曲事实,

并要求阮玲玉登报澄清

唐阮二人恋爱期间经济各自独立,

他这么做绝非为了保护阮玲玉,

而是不想自己的名誉受损。

接着张达民不甘示弱地

状告阮玲玉与唐季珊通奸,

唐季珊反告张达民扭曲事实,

损害名誉。

阮玲玉在这场三角恋的中间

从来不是扮演着被争夺的对象,

她输给了钱财、名誉的原始欲望。


连环诉讼已经让阮玲玉痛苦不堪,

但此时唐季珊的作为

更是导致她自杀的直接原因,

唐季珊时常借故打骂她,

并与二人的邻居梁塞珍暧昧不清。

命运对阮玲玉的连环冲撞

击垮了她精神的最后一道防线,

也就有了文章开头自杀的情节。



张达民、唐季珊都是阮玲玉一生悲剧的书写者,

但是阮玲玉自己又何尝不是,

假如她不那么笃信因果报应轮回,

假如她能做好两段感情的衔接工作,

假如她能像她主演的电影《新女性》

当中的主人公那样大声地喊出:

“我要活!”,

那么她一定可以不用用死来寻求精神解脱。


*作者:洪丹淳,鱼羊秘史签约作者。

Copyright © 云南橡胶材料价格联盟@2017